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及潔】漫漫•中

天啊這文居然還沒完
----------------------------------------
04.
IH烏野止步十六強,選手們不甘悔恨的表情落在清水的眼中,歷歷在目。帶著沈重的心情,她回到家裡便一頭栽進睡床上。
閉著眼睛大家的臉孔就會浮現在眼前,睜著眼睛酸澀的感覺就會湧上來。即使沒有上場,清水的失落感卻不會比大家來得少。
當人還在惆悵不已時,一聲短訊鈴聲響起了。她拿起手機一看,刺眼的屏幕顯示著一個閃爍的名字:及川。

20:08:22
[今天還有沒有心情出來?]
清水有些無言的看著屏幕,該說這個人腦子不太好使還是心眼太大好。
20:08:53
[我現在在你家門前,快下來啦~]
⋯⋯⋯⋯

清水花了五分鐘便從家門出來了,只見站在街燈下的男孩沖著她一笑,嘴裡嚷著抱怨:「好慢啊。」
難道他不知道她這種準備速度在女孩子中已經是神速了嗎?雖然知道及川只是在開玩笑,但作在一隊在下午擊到了自己隊的隊長,清水顯得稍微冷漠,她二話不說的就開始跑了,及川也默默的跟上。
自從得悉住在同一區後,及川和清水的關係一下子就好了起來,加上父母不在家,及川更是有空便帶著自家的湯水登門拜訪。有時候也會叫上岩泉,三人一起去吃街。不知不覺間,倆人就成了好朋友,不得不說緣份還是挺不可思議的。
而晚上的長跑練習,也由一人變成兩人。那天看著清水穿著便裝從身旁冒出來的時候,及川沒被嚇得一身冷汗。
『你也來跑步?』
『嗯。』
清水的眼神飄忽著,帶著朦朧的水氣,看不清。
『我也得努力才行。』
她突然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及川猜到她是在指球隊的事,也欣然接受了這個跑步的同伴。
對於清水能跟上他的節奏也是驚訝不已,又想到第一次她穿著短褲,他無意看到腿上傷痕累累的樣子,好像意識到什麼。
這個女孩,永遠都在超乎自己的想像,她從來不是什麼高嶺之花,更不是花瓶,也絕對不比男生差。
正在沉醉於思緒之中的及川,一個不留神便迎頭撞上眼前的燈柱,在寂靜的夜裏發出了清晰的悶聲。
「你怎麼了?」
清水趕緊停下來折回看被痛得哇哇大叫的男孩,及川被撞得眼角都泛出淚光來,她不禁蹙起眉。
「跑步的時候走什麼神?」她一副上司模樣的在斥著及川,很快就恍然不好意思的說:「抱歉,把你當成田中和西谷了。」
及川彎著腰讓她看被撞得紅腫的地方。清水認真的檢查著,毫無察覺兩人靠得異常的近,她身上淡淡的花香撩繞著他的鼻子,微涼的指腹輕撫上額頭的感覺十分舒服。
眼前白皙的臉孔剛運動完染上了紅潤的氣色,長長的睫毛微微的抖動著,如煙的眉目,煞是好看。
看著她正經八兒的樣子,及川嘻皮笑臉的問道:「不生氣了?」
清水愣然,沒好氣的回道:「我哪有生氣了。」
「你臉上都寫著我不高興幾個大字了。」
「沒有。」
「分明就有!」
「⋯⋯隨便你說。」
說完清水還不忘使壞心眼兒,拍了拍他紅腫的地方,疼得他嗷一聲的叫了出來。叫喊聲中,及川似乎聽到了說話聲,馬上就安靜下來了。
「你剛才是不是說話了?」
清水默然,最後還是轉了過來,蹙著眉的用拳頭抵上他的胸膛。
「贏下去。」
「贏了我們隊就得贏到春高去。」
及川點點頭,鏗鏘有力的說了句好,然後鬼迷心竅的撫上人兒的眉心。
「答應你了,就別再皺眉蹙額的,多不好看啊。」
他笑著說。

05.
當日她說『我們還有春高』,之後及川也跟她說了。
『我們只剩下春高』
暑假將臨,及川的心情如同悶熱的天氣一般郁悶。
「你們說她怎麼就能甩了我。」
及川對著岩泉和清水大吐苦水,最近忙於準備春高,結果女朋友不高興就分手了,對於這種結局他顯然是十分不滿意。
「這不是活該嗎?」
「同意。」
岩泉和清水低頭專注的捏著飯團,毫無理會某個吵鬧的傢伙的意願。
「我說為什麼我們得陪你做給烏野的慰問品。」及川不憤然。
「你有幫忙嗎?」
清水瞥了他眼後,繼續埋首苦幹。
本打算難得的休息日能找上清水一塊玩,卻被告知烏野要練習不能去,結果岩泉乾脆就留下來幫忙,不願意給烏野做飯團的及川就在那抱怨著。
「女生們怎麼都喜歡男朋友一天到晚黏著自己的,就不能體諒一下男朋友有比賽很忙的嗎!」及川手舞足蹈的描述,嗶哩叭啦的說了一堆。受不了嘈音污染的岩泉一巴掌啪過去糊了他一臉米飯。
「吵死了!!!」
一旁看著的清水心裡樂了,和東峰、大地、菅原的相處模式完全不同,岩泉跟及川更像是兩兄弟般。
有時候她也會想,要是早點認識的話,他們仨是不是也能這樣熟悉呢?
「我想你這個混蛋還是別交女朋友好了,簡直遺禍人間。」岩泉不屑的嫌棄著。
「你怎麼能這樣說話的!」
及川忽然就轉頭望向了清水,向她投了求助的眼神。
清水眼帶笑意,拍了拍他的頭。
「下次找個懂排球的女朋友好了。」
看不到旁邊在憋笑的岩泉,他眨了眨眼睛,對上清水那對靈秀的雙眼,他
第一次覺得害羞,臉上有種滾燙的氣息。及川臉漲紅的用力點點頭。
「說得對!」
及川一副認同的表情瞬間讓岩泉破功,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果然是笨蛋啊!」
「你去照照鏡子。」
突然發現清水的手沾滿著米飯,他立馬摸了自己的頭髮。
「你們⋯⋯你們倆⋯⋯可惡啊!!!」

06.
「清水?」
「及川還有岩泉?」
清水還沒看清誰在叫她,倒是旁邊的菅原先反應過來,把來人的名字喊了出來。
她一回頭,便看到兩張熟悉的臉孔。
「我就說你今天怎麼就不答應和我們參加祭典,原來是約了主將和爽朗君啊。」及川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馬上就不滿的撇撇嘴。「切⋯⋯」
「哎?怎麼是約清水?你們什麼時候變成好朋友的?」菅原一頭霧水的望著清水,身旁的大地有股不祥的預感,後面的東峰卻露出了驚慌的表情。
身為當事人的清水倒是一臉淡定。
「解釋起來有點麻煩。」她答道。
一直在觀察的岩泉望了望及川的表情,依相識多年所得的感覺,他看得出及川在坐立不安。岩泉不禁嘆了口氣,想自己為了這位竹馬真是操碎了心。
「難得遇見,烏野的主將和副主將,啊還有王牌,有沒有興趣來場比賽?」岩泉忽然說道,他指了指不遠處的飛標攤位,向烏野三人下戰書。「聽上去不錯呢。」
「那要不要刺激點賭些東西?」
「行。」
「誒⋯⋯誒真的要玩嗎?」
突然燃起來的男生們馬上搓拳擦掌的,急不及待的走向了攤位。
「臭及川,你帶人家好好逛祭典。」岩泉對著及川嚷道,一群人便浩浩蕩蕩的走開了。只有被拉著走的東峰擔心的回頭望向了清水,她向他點點頭,示意盡情去玩。
「那麼,我們走吧?」及川耳根染上了緋紅的顏色,姍姍的開口。
本來一個人走的話已經吸引了不少的目光,清水和及川走在一起,回頭率更高了。
及川在旁偷偷的看,清水身穿淺粉色的浴衣,頭髮隨意挽起成一個髻子。她真的很喜歡粉紅色,及川不禁想著。眼鏡、袋子、筆記本都是粉色調,和給人的印象有些差別。
這就是反差萌嗎?及川被自己的想法嚇倒了。
「好咧!我去撈條金魚給你好了。」經過金魚攤子時,及川突然興奮的說道,沒理會清水的阻止,他已經伸手給錢了。
這是自己想玩吧?
就這樣,清水看著他的表情由雀躍慢慢的轉變成木訥。
看不下去的清水也蹲到及川的旁邊。「老闆,請給我一個網子。」
見清水也一塊來玩時,本想準備調侃一下她的技術,及川卻看見一隻纖細的手拿著紙網飛快的掠過水面,輕輕的便帶起了一只金魚,他目定口呆的模樣反而惹來了老闆的調侃。
「小哥,技術比女朋友還要差你是怎麼搞的?」
及川惱怒的瞪著老闆,清水只是微微一笑。
「就是啊。」清水答道。
這是默認了?及川訝異她居然也跟著答腔,這是一對上那雙明亮的眼睛,她明顯也在笑。「這個給你好了。」清水又撈起了幾條金魚,說著便把裝金魚的袋子放到及川懷裡。
「哦好⋯⋯」
他郁悶著清水不否認女朋友這個稱呼是什麼意思,又不敢直接問。敢情要是她只是在開玩笑呢?
尤如捧在手心的金魚一般,他的心在動搖,這種心情到底是什麼?
瞥見旁邊射擊攤位時,及川頓時眼前一亮。
「你送了我金魚,得給你回禮才行。」他對著清水狡黠一笑,走向了旁邊的攤位。
「老闆!請給我來一輪。」
「小伙子很有信心的樣子啊!」
「當然。」
平時的訓練不是吃素的。他估量著距離和手感,舉起槍眯著眼睛便是一發。
砰!
發出了擊中的聲音,被打中的東西卻只是輕輕的晃了一下。
砰!砰!砰!
沒待到晃動結束,及川馬上又把子彈送出去,東西還是經不住如此猛烈的攻勢往地下掉了。
「還真是好槍法啊!」老闆一邊驚歎的道,一邊把及川打下的獎品遞給他。
「那當然了!」及川得意洋洋的,清水也很給面子的拍了拍手。
「這個給你。」
他把剛拿到的獎品塞到她手中,清水沒來得及拒絕,低頭一看,眼睛不禁瞪大了。
那是一枝銀色的髮釵,尾部點綴著粉色貝殼拼成的小花,還有用鈴鐺和珠子串成流蘇。雖然不是高檔的商品,卻大方得體。
「意外的打到了好東西呢。」及川湊近來看,十分滿意。
「別說不能收啊,我一個男人要支髮釵做什麼呢,這挺好看的就給你好了。」
他完全沒有給人還嘴的機會,說到這份上,清水也不是矯情的性子,她又看了看髮釵,便插在頭上。
「怎樣?」清水微微的別過頭,好讓及川能看清,流蘇隨著清水的動作晃動著,他的心情也跟著激起漣漪。
「哼我選的東西還是很好的啊!」
清水無語的看著這個說話像小朋友的男孩。月亮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人們在吵鬧著,只有他倆有種在電影中的感覺,世界在慢動作的播放,眼中互相倒出對方的身影。燈籠的暖光打在臉上,讓人看不清臉色。
「那個⋯⋯我們再逛一會吧,去吃⋯⋯蘋果糖?章丸燒?」及川支支吾吾的問道,還沒聽到清水的答覆,卻響起了電話的鈴聲。
「喂?你們玩完了?」清水向及川做了個口型:菅原。
「好,那我現在過來。」
她很快便結束了通訊,抬頭望著及川。
「抱歉,看來不能再跟你逛了。我告訴岩泉來這邊和你匯合了。」及川終於回過神來,她明眸皓齒,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即使嘴角揚起的弧度不大,眼神卻溫柔得整個世界都要陷入去。
「髮釵謝謝了,下次見。」
「⋯⋯好。」
目送著清水慢慢的走遠,髮釵在燈光下閃爍著點點碎光。
這種心情到底是什麼呢?
這就是被稱為——悸動的感覺。

「哦清水這邊!」菅原向清水揮手,東峰突然發現到些事。
「誒?清水你剛才在這個髮釵的嗎?」
「還真是啊,是怎樣來的?」
菅原沈默了一會,恍然大悟後笑得意味深長。她摸了摸頭上的髮釵,也露出了微笑。
「這是——」
「秘密。」

-tbc-

评论(3)
热度(13)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