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同居三十題 • 上

寫個三十題練練手,中間有幾個沒靈感有點隨便orz
勝茶還是初心!

OOC是我的鍋
還有十五題,等我⋯⋯有空再寫(吐血)
-----------------------------------
Hit1 相擁而眠
爆豪不太喜歡過於親密的身體接觸,但這也是要看情況的。
麗日瑟瑟發抖的捲縮成一團,被子快蓋過頭的,懊惱地吐槽著暖氣壞得真是時候。她知道爆豪不喜歡睡覺時被打擾,並沒有靠近過去取暖的意思。
爆豪用腳尖碰了碰她的腳。
「嘶——小勝你做什麼!冷死了!」
聽著她著急的叫嚷道,爆豪輕笑起來,一手把人拉到懷裡。
感受到懷抱的暖意,麗日有點疑惑的抬起頭。
「看什麼看,睡了。」

Hit2 一同外出購物
爆豪在推手推車,後面的少女一邊假裝著到處看風景,一邊等待著時機。
等到他扭頭看特價品的時候,麗日眼疾手快把旁邊新出的杯面放了進購物車。
看人沒察覺,麗日高興的偷偷轉圈。不料當爆豪推車準備走時,隨手將她塞進去的杯面丢回去。
「啊!」
麗日鬼叫了聲,爆豪默默翻了個白眼沒理她。
「喂,還不快點⋯⋯」
感覺到身邊的人沒有跟過來,回頭才看到麗日正站在原位,拿著杯面可憐兮兮的盯著他,還特意的眨眼。
爆豪也不甘示弱的瞪了回去。
一秒
二秒
三秒
「煩死了,快點放進來!」
「耶(/∀\*)!」

Hit3 半夜一起看恐怖電影
「明明是你想看現在躲在我身後看個屁!」
爆豪大大咧咧的駡了起來,同時躲在身後的麗日揪了出來。
「但是⋯⋯真的好恐怖啊。」
麗日探出頭,眼睛都泛出淚光了。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臉蛋。
「看你的傻樣。」
又把人抱到懷裡拍拍背。
「給我繼續看。」
「是⋯⋯」

Hit4 一方的起床氣
「都幾點了還不起床。」
爆豪不耐煩的扯著被子,卻被抓個結實,麗日很自然的轉身便繼續睡。
「我今天⋯⋯可是五點⋯⋯才睡的⋯⋯」
麗日嘟囔著,他聽到便更來火了。
「誰叫你顧著玩電話!給我起來!」
爆豪使勁扯走了被子,得意洋洋的俯視床上的人。
麗日緩緩的爬了起來,一言不發的低頭坐著。爆豪靠近看著她,猛然就被抓住了手腕。
「小勝你這個⋯⋯」
爆豪突然察覺到自己浮空了。
「你在做⋯⋯」
「笨蛋!!!」
麗日黑著臉的發動了個性,大力的把爆豪往窗外一摔。
「解除!」

Hit 5 做飯
她攝手攝腳的往廚房裡移動,發現了目標便是一撲。
「⋯⋯混蛋!你在幹什麼,好危險啊!」
爆豪忍不住破口大罵,剛才他差點手滑把刀甩了出去。
「嘻嘻⋯⋯在做什麼。」
她從爆豪手臂下探頭,好奇今天的晚餐是什麼。
「一天到晚只念著吃,又不見得會做什麼好吃,臉會越來越大的。」
因為雙手不方便,爆豪用手肘揉搓著麗日的頭。聽到爆豪的話,她只是笑得更甜。
「有你養我啊!怕什麼。」
「胡說八道。」
爆豪沒理她繼續做飯,嘴角不禁往上揚起。

Hit6 大掃除
爆豪一手捏住了少女的臉,一手指著一個抽屜,裡頭亂得像垃圾堆。
「這是什麼?」
眼前人有些低氣壓不是她的錯覺,爆豪算不上強迫症,但也容不下雜亂。她只好逃避般的別過眼睛。
「呃⋯⋯就一些東西而已。」
「啊?」
「對不起⋯⋯我會好好收拾的了!」
麗日老老實實的道歉,爆豪滿意的點點頭。她不禁揉了揉被捏紅了的臉頰,又聽到了爆豪說:
「機會難得,來大掃除吧?」
「唉⋯⋯⋯⋯⋯???」
麗日想到了房子裡有很多平常看不到的地方都被她弄得亂糟糟的,霎時間淚流滿面。

Hit 7 瀏覽過去的相片
麗日笑得歡喜的跑了過來,爆豪瞟了她一眼,沒有說話。她一屁股坐到他旁邊,挽住了他的手臂同時揚了揚手中的相片。
相片的四角有點泛黃,但還時能清晰看到是張大合照。
「林間合宿的?」
「對,真懷念呢,小勝你還真像路邊的小混混。」
說著咯咯的笑了。
由青澀的模樣成長到現在,誰能想到最後是和他走在一起呢?
麗日笑著的等待他發表感想。爆豪瞥了一眼相中笑得明媚的女孩,眼神裡充滿了柔情。
「不好,站得有夠遠的。」

Hit8 吐槽對方的生活習慣
切島看著對面似乎想將杯柄握斷的爆豪,笑著的勸道:
「那個爆豪⋯⋯先把杯放下好不好?」
爆豪黑著臉的把杯子擱下,接著咬牙切的開口。
「那個女人總是喜歡踢被子,這什麼毛病?」
「這個大概是習慣吧⋯⋯」
「嘖⋯⋯」

「同居的生活如何?」
八百萬好奇的問道。麗日喝了口茶後咬著吸管認真的想,然後不禁蹙眉。
「好煩?」
「⋯⋯什麼?」
麗日忍不住捂住了臉,說話裡都是幸福的笑意。
「就是太寵我的意思。」
感覺不能離開他了。

Hit9 相隔兩地的電話
麗日撥電話的時間拿捏得非常準確,爆豪剛回到家,電話鈴聲便響起。
他一接起電話,一股朝氣的聲音透過電話傳入耳中。
「出差的第一天有沒有想我呢!」
「誰會想你了圓臉女。」
知道對方是在口不對心,麗日繼續說她出差的事。電話的聲音聽起來帶著微小的電磁聲,少女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失真,卻無比的熟悉。
爆豪有一句沒一句的應道,實際上都有認真聽著。
「⋯⋯真想快點回家呢。」
麗日突然嘟嚷著,語氣帶著無奈感。聞者默許了一會,輕笑一聲。
「那就好好工作快點回家吧,笨蛋——」

Hit10 早安吻
當麗日悠悠地醒來時,發現旁邊還躺著的爆豪後突然就清醒了。先是看了一下時間,又想了一下日子,她眼睛似乎要冒出星光來。
麗日對於自己比爆豪起得要早這件事感動自滿。她翻身靠近爆豪的身邊默默的盯著他,不忍說睡著時的爆豪比任何時候都來得乖巧,表情也柔和得很。
趁著爆豪睡著她忍不住伸手碰他的臉,見人沒醒便得寸進尺的揉了揉他的髮。麗日十分喜歡爆豪頭髮的獨感,看似會硬很刺手的髮摸上去卻是意外的柔軟,像擼貓一般的舒服。
滿足了手癮後,麗日決定今天由她來準備早餐,便依依不捨離開了床鋪。
剛沒走兩步,是想起了什麼,又跑回爆豪的身邊。
「早安。」
她輕聲的說道,飛快的在爆豪的嘴上喙了喙後,小步的跑掉。
在麗日看不見的地方,床上的人默然揚起嘴角。

Hit11 替對方挑衣服
手執著兩套禮服,麗日苦惱的擺在身前。
「吶你覺得哪件好看?」
爆豪瞟了一眼她手上的禮服,皺起眉頭了。
「不好看。」他又補充了一句。「胸口低。」
麗日哭笑不得的舉高禮服重新審視了一番,胸口哪低了?她心中吐槽著。
「那該說什麼好呢大王。」
她捏著聲線來說,惹來爆豪的側目。他緩緩的站了起來,從櫃子裏抽出了一個扁平的盒子。麗日表示自己沒見過這個東西,好奇的湊近看。
爆豪輕輕的打開的盒子,從裡頭取出了一件鵝黃色的禮服。
網紗掛脖把胸前位置遮掩著,衣料摸上去是柔軟的上質絲綢,及膝的裙擺有著縷空的花邊。看似撲素的小禮服,卻處處都透露著細緻。
麗日愕然的接過禮服。「這是你買的?」語氣帶著驚訝,嘴巴已經笑得合不攏嘴。「真好看。」
爆豪十分滿意她的反應,口氣囂張得得。
「當然了,不想想是誰挑的?」

Hit12 討論關於寵物的話題
前一秒還掛在自己身上,下一秒就尖叫一聲跑掉了,爆豪無奈的看著少女的背影。
「天啊,太可愛了!」
麗日對著一隻小柯基發出了真誠的讚美,狗的主人害羞的說了句道謝。結果她纏住了小柯基玩了好一會才不捨得的回到爆豪身邊。
「想養狗嗎?」爆豪遞給她一張紙巾示意抹抹手。
「倒不是。」她低頭認真的抹著手,然後抬頭眨眨眼睛,雙眼看起特別水靈。「而且家裡有貓不太適合養狗呢。」
「貓?」
麗日露出了狡黠的笑容,靠近蹭了蹭他的手臂,開口吐出了一聲。
「喵。」

Hit13 一方卧病在床
腦漿似是糊成一鍋的,渾身都是散架的感覺。
額上傳上了冰冰涼涼的觸感,他努力的想睜開眼睛,但沈重的眼皮只是動了動已經廢了很多力氣。
「哎啊,你醒了?該渴了吧,我去給你倒水。」
沒一會嘴便被慢慢的喂了水,乾澀的嘴脣和喉嚨總算舒服了不少。
「早上見你還不起床就覺得奇怪了,發那麼高燒真的被嚇倒。」
「事務所那邊我幫你請假了,好好的休息吧。」
「今天就乖乖的躺在床上好了,換我來照顧你。」
少女的聲音聽到來有些飄渺,但字字句句也清楚的傳入他的耳中。他想開口說些什麼,發出的聲音卻沙啞得聽不清。
爆豪知道麗日是在看著他的,最後他用動嘴用口型說了一下:謝謝。
少女愣了愣,笑著的開口道:「應該的。」
本來就是該互相扶持的。

Hit14 午睡
假日的午後只待在家裡顯然是太過悶了,打開電視都是一些談笑風生的閒談節目。
麗日還是撐不住睡意,頭一下一下的喙著。旁邊的爆豪瞟見後把手上的書放到一旁,拍了拍她的頭。
「要睡回房間睡。」
麗日迷迷糊糊的打呵欠,看著爆豪的眼睛水汪汪的似是覆上了層霧氣。她默然的盯了他一會,然後咧嘴一笑便倒在他的腿上。
「喂。」
「嘿偶爾也要來點女友福利啊!」
她往他身上蹭,心滿意足的閉上眼睛。爆豪口裡駡著無聊,嘴角都是笑意。

Hit15 幫對方吹頭髮
「你怎麼還沒吹頭的?」看到麗日還是濕漉漉的髮,爆豪眉頭一皺。
麗日摸摸了自己的髮尖,又重新投入了電話的世界中。
「讓它自然乾就好。」
聽完爆豪眉頭皺得更深,他三步併兩步走到麗日跟前抽走了電話,沒等她生氣前就走掉了,不一會兒又回來,手上本來拿著的東西變成了熱風筒。
「過來。」命令的口氣,但見人難得肯幫自己吹頭髮,麗日還是乖乖的過去了。
爆豪坐在椅子上,麗日坐在他兩腿之間的空間,眯著眼睛享受著。
陣陣暖風得後腦勺傳來,爆豪的指尖伸進了頭髮間,髮絲從指縫間溜過,輕微被拉扯到的感覺癢癢的。
她抬頭望向了爆豪,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
「幹什麼。」
「感覺今天小勝特別溫柔呢!」
麗日嘻皮笑臉的露齒笑著,爆豪用熱風筒敲了她的頭,又強行的壓下頭來。
「亂說什麼。」
手裡的動作越放輕柔。

-tbc-

评论(21)
热度(119)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