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Treat

最近忙死狗了_(:з」∠)_
---------------------------
「萬聖節快樂!」
從電梯門打開的一刻,四周也傳來了興奮的喊聲,麗日愣了愣,才記得今天是萬聖節。
「萬聖節快樂!抱歉⋯⋯我忘了今天是萬聖節有預備糖果⋯⋯」
麗日一臉抱歉的雙手合十。
「不要緊不要緊!我們班可是有很多人也預備了呢!麗日你拿著。」
切島笑得豪邁的,把手上一半的糖餅都分給了麗日,她一臉感動的看著切島。
平時作為甜黨的麗日,為了節儉都不捨得買甜點來吃,每個月就吃那麼一兩次,現在收到了那麼多,可是歡喜得不得了。
麗日又跑到八百萬那拿到了南瓜餅,砂藤還給了她一塊奶油蛋糕。
「今天特意起床給大家做的,怎麼樣?」
「太⋯⋯太好吃了!!!」
砂藤笑了,麗日那副好吃的似乎要流淚的樣子給他不少的滿足感。
幾乎和所有在大廳的人都討了糖後,麗日最後頓了下來,她在想要不要問爆豪拿糖。

不不不⋯⋯爆豪怎會有糖啊?我還是算了吧。
想了想麗日便搖搖頭,又偷瞄了爆豪一眼。今天的爆豪似是吃了火藥的,由她下來時臉就臭得不行,她可沒這膽量走過去要糖。
爆豪感覺到麗日的視線,撇過頭來便瞪了回去。
「就幾個甜得難吃的甜點你就笑成這樣,大餅臉你多少歲了?」爆豪冷哼一聲,不可理喻的嘲諷著。
就一點甜點她就那麼開心了?爆豪心想著,看到她一蹦一蹦的周圍討糖,他心中的鼓燥油然而生。
麗日一臉痛心疾首的樣子,愕然的回望著爆豪。
「爆豪同學你是不是不知道甜點的美好吧?!」
「嘖,你別用那麼噁心的表情看著我。」
爆豪咋了咋舌,嫌棄的別過頭。麗日看著裝在袋中的糖果,突然笑著的拿起其中一顆剥開了糖紙,走到爆豪跟前,彎身遞到他嘴邊。爆豪下意識的往後躲,無奈的被沙發頂住,只好乾瞪著麗日。
「拿開。」
「就吃一顆吧?這是黑巧克力,你應該會喜歡的。」
麗日就維持著這個姿勢,爆豪糾結了一會,還是張開口,抓住她的手腕往嘴裡放。指尖碰到嘴唇的瞬間,如同觸電般的麗日立馬想把手抽出來,爆豪不禁蹙眉,使力扯了回來,咬下了巧克力。
濃郁的感覺在口中擴散,隨著苦澀味而來的陣陣甘甜,說真的這巧克力的味道他的確挺喜歡,爆豪意猶未盡的舔了舔手指。
「你手指也沒髒舔什麼⋯⋯」麗日不滿的喃喃道,下意識也舔了手指,馬上便皺起眉頭吐血表示好苦。
爆豪嗤笑著,從沙發上起來準備走,結果沒走兩步就被抓住了衣尾,他回頭怒視一眼,麗日意識到自己失禮了,趕緊放開手。爆豪就這樣看著她,被看得渾身不自在。
「呃⋯⋯沒有糖果就搗蛋了哦?」
在說完的一瞬間麗日就後悔了,自己就像個小孩一般在向他撒嬌,好想找到洞鑽進去,臉馬上也蹭紅了。
意料之中的爆豪又冷笑一聲,他雙手插在褲袋,彎下臉平視著麗日,帶著玩味的眼神看著她的眼睛。
「那你要怎樣向我搗蛋?」
感覺自己被耍了,麗日回避開他的眼,退後幾步搖搖頭,乾笑的表示:「我玩不起,一會被你報復就遭了。」
爆豪不悅的咋舌:「呵,我有那麼小氣嗎大餅臉?」
「不你的樣子看上去就是那麼小氣。」
忍住繼續跟她吵的念頭,爆豪摸了摸褲袋,拿出了一個小包裹丢了出去,稍微使用了個性,小包裹伴隨著一絲爆炸聲和火花,完美的砸在麗日的額頭。
「好疼!」
嘴喊疼手還是快速的接住了那小包裹。雖然包裝有些燒焦的痕跡,但是一個鑲著花邊,粉藍色的小布袋。麗日拉開布袋,裏頭放著的是一個半透明的玻璃器皿,可以看到裝著色彩繽紛的糖果。
她慶幸自己剛才有把布袋接好之餘,喜出望外的抬頭,爆豪已經走遠了,頭也不回的說:「前天買東西時的贈品,沒興趣。」
「但還是謝謝你啊爆豪!」
在爆豪手中拿到了糖果,麗日總覺得是一項成就,她不禁舉起了布袋歡快的轉圈跳。
爆豪回頭瞥了一眼,也淺笑起來:這家伙怎麼那麼像傻瓜呢?

-Fin-

评论(2)
热度(55)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