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無題

天氣總是變化莫測,像個小孩般的惡作劇一般,冷不防便下起滂沱大雨。
爆豪從書包裏拿出了一直隨身帶毛巾,擦了擦髮尖上的水滴。雖然有傘,但還是被濺到一身水花,微微蹙眉,眼神有意無意的滑過窗外,雨水似瀑布般沖刷著玻璃,扭曲了景色,但無礙他打量著校門正在冒雨的學生,在狼狽的學生裏,就有個走得特別歡快。他輕笑一聲,也沒再理會。
本來還因為沒帶傘而濕透的衣服弄得不開心的麗日,眼珠轉了轉,想著反正都弄身是水了,還不如玩水去,心裏這樣一想,突然就釋懷了,在雨中漫步起來。
歡快的踢著水,一蹦一跳的走著,進到大樓裏,看到身後自己拖出的水漬,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小孩般笑了起來,銀鈴似的笑聲在空曠的走廊上回蕩著。
使用了無重力讓衣服變輕後,她愉悅的拉開了門,一點都不像是「落湯雞」該有的表情。
飯田第一個走過來,一臉嚴肅的:「麗日,我剛才看到你在踢水了,你知不知道⋯⋯」
「好好好我錯了!然後我保證不在你面前再踢水的了!」
「等等⋯⋯什麼叫不在我面前!」
「麗日你沒事吧?」
「把水擦擦吧。」
綠谷和八百萬也圍了過來,八百萬拿出了小手帕幫麗日擦著水,她笑了笑示意自己沒事。
「但是你現在濕透了,很容易生病的。」
綠谷擔心道,神情有點不安。
「要不你先把外套脫掉?」
「呃⋯⋯???這個⋯⋯」
看著綠谷一臉無邪的臉孔,她相信他不是故意而是沒想到而已。現在要是把外套脫了的話,被水浸濕了的白襯衫肯定會能透出內衣。
因為綠谷認真的說道,麗日窘然不知如何是好,旁邊的八百萬似乎察覺到麗日的心思,剛張口想解圍時,一條毛巾以完美的拋物線砸在麗日的臉上,因為毛巾重量她不禁向後退了幾步。
有點錯愕的把毛巾拿下,摸著微微吃疼的臉頰,麗日抬頭看了看課室,順著大家的眼神下,她知道是爆豪丢的。
「那個,雖然感謝你的毛巾,但是這樣丢在我臉上會疼的。」
「嘁。」
爆豪頭也不回,腿依舊搭在桌上,沒由的又招來飯田的一番囉嗦。
「真的不可愛⋯⋯」
「啊!?」
低聲咕嚕一句,不料被對方聽見。麗日不理爆豪的炸毛衝著對方做了鬼臉,爆豪也沒跟她鬧,只是再次的把腳抬在桌上。
麗日握緊抓住毛巾的手,忍不住低頭埋進去蹭了蹭,淡淡的清香和鬆軟的質感,大大的毛巾沒由的讓她發涼的身體流過一股暖意,嘴角控制不了的向上揚。
打算換衣服的她接著從書包裏拿出了一顆糖果,看著端在手中的小東西,猶豫了一會後,然後毫不留情的丢向爆豪。
糖果飛快的以直線丢向爆豪的後腦袋,糖紙和碰撞的清脆響聲,隨之而來便是回頭一記淩厲的眼刀。麗日揚了揚手上的毛巾,笑道:「謝謝了。」然後便小碎步的跑出課室。
爆豪眼尾瞥見她跑掉,良久,才默默的把糖給撿起,放在手中仔細的端詳著,是顆檸檬硬糖。兩指輕輕的捏了下包裝紙,因為剛才砸在他頭上又掉下地,裏面的已經碎成渣了。輕哼一聲,把糖放進口袋了。
「真的沒誠意的謝禮。」
他托腮看著窗口,眼見已經有點放晴的天空。
看吧,果然很任性,真是讓人摸不透。

-Fin-

评论
热度(51)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