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初夏

別吐槽為什麼是初夏,這證明了我又拖延症了_(:з」∠)_
-----------------------------------------------
*
臨近期中考試,本來成績只在中間不穩定的浮動,麗日也就死心認真的溫書了。
夏天的日子也快接近了,即使是開了風扇都感覺到一絲絲的熱氣。麗日手上拿著扇子撥著,為了電費單著想,思考了一會後,把要複習的書本和用品往背包裏放後,便出發去圖書館。

*
門打開的瞬間涼風撲面而來,舒服得不禁一個激靈,找了個合心的位置坐了下來。才剛打開課本,麗日便聽到從身後傳來一聲熟悉的咂嘴聲。轉身一看,沒料到會碰到的人出現了在她眼前。
「爆豪⋯⋯」
「在溫習嗎,哼。」
爆豪看著麗日桌上的課本,不禁得意起來。他手中拿著了幾本蠻厚的書,看到那個厚度麗日都有點傻眼了,也沒有什麼能反駁的話說出來。

對喔⋯⋯說起來,爆豪不是第三名嗎?
終於想起來的麗日,眼睛突然閃閃發光的盯著爆豪。爆豪瞬間感受到一股惡寒,想著不要再嘲諷嘲諷麗日,正要轉身走去借書處時,衣尾被緊緊的抓住了。
「我接下來有空喔?」
「我沒空。」
「教我學習吧?」
「不要。」
「求你了!」
「⋯⋯」

*
「呼⋯⋯」
爆豪站在家的門口前,呼起大氣來。他一定是腦子抽了才會帶身後那個東張西望的笨蛋回家的。好奇的麗日頭轉得像撥浪鼓,似是想將所有的景色都收入眼底。
「別看了,進來。」
「哦噢。」
第一次來到男生的家,沒想到居然是爆豪的家。不過麗日也不知道,這是自從小學畢業以來第一次有女生踏入他的家。
「歡迎回⋯⋯家,哦女生!女朋友!?」
「不是!」
「歡迎你呢。」
大廳的門口突然有人伸了半個身子出來,那是一個樣貌像爆豪非常相似的女人,面容十分年輕,麗日開始糾結起對方的身分。
「我老媽。」
「欸!?好年輕耶!」
「呵呵嘴真甜。」
「伯母你好。」
「嘛難得爆豪帶女孩子回家,上你房間,一會兒我拿點點心上去。」
「我房!?」
「難道進我房啊?」
吵起上來的母子,麗日在旁邊不知如何是好,爆豪媽媽突然一記手刀擊在爆豪的頭上,麗日嚇得驚呼起來,一部分的原因也是因為第一次看到爆豪的氣勢居然比人弱。
果然是媽媽嗎⋯⋯麗日莫名的感慨起來。
「對不起呢我家平時都是這樣的。」
「你這個老女人⋯⋯」
「好了快點!」

*
「感情真是好呢。」
「你究竟是哪只眼睛瞎了才看到我們關係好了?」
「兩隻都看到呢。」
爆豪撓撓頭,推開了自己的房間。第一次來到男生的房間,心情也有點緊張起外,爆豪的房間比想像中更要整潔,一塵不染似的,沒有太多的傢具,白色的牆身和大大的書櫃,麗日眼睛再次亮起來,爆豪有點無奈的看著她。
「好了快坐下。」
「是的。」
房間就剩下了爆豪偶然牢騷和翻書的聲音。今天的麗日實在是見識了很多,沒想到爆豪挺會教人的,還以為會是那種天才型,說這樣這樣做那樣那樣做,完全無法理解的教學方式。雖然他上課沒怎樣做筆記,但是不用看書都能講解,說話條理清晰,很容易懂。
感覺挺好嘛,麗日抬眼瞄了一下爆豪,不料對上了他那對紅寶石的眼睛,隨即便被對方抄起的書本拍在頭上。
「給我專心。」
「疼⋯⋯!好的是是⋯⋯」

*
『喂勝己!我弄了點點心,給我下來端上。』
「嘖⋯⋯休息一會。」
爆豪站了起來,麗日想了想便喊停了他。
「那個!爆豪,能看一下你的書櫃上的書嗎?」
「隨便你,能看懂的話。」
「你!」
輕笑了兩聲爆豪便關門走了。麗日活動一下筋骨,然後走到書櫃前面研究起來。
天體學、社會心理學、計算學、英雄學⋯⋯
爆豪的閱讀範疇究竟有幾廣⋯⋯麗日不禁吐槽起來。難道就沒有些像漫畫的書嗎?麗日開始火眼金睛的搜索著,目光移到去最上層的時候,她看到了些有趣的東西。
「那些⋯⋯是相簿吧?」
麗日踮起腳尖,把其中一本拿了下來。相簿上沾滿了塵灰,簿邊也有點泛黃了。她滿懷期待的打開了相簿,裏面貼滿了爆豪小時候的相片,雖然臉孔圓滾滾,個子小小的,但是眼神和現在無異。
爆豪的性格是由小時開始就那麼差勁呢。麗日翻著相簿,想像了一下縮水版的爆豪怒吼的樣子,忍不住笑了出來。
裏頭也有很多和綠谷的合照,看得麗日心花怒放。
明明小時候那麼好朋友⋯⋯

*
喀擦——
爆豪推開了門,端著茶點和麗日對視了三秒後。關了門,放下茶點後,開始怒吼起來。
「麗——日——!」
「噫噫噫你不是給我隨便看的嗎!?」
「書!我只是說書!你腦子有洞嗎!?」
爆豪氣勢洶洶的快步走過來,麗日下意識的不停往後退,怎料沒有留意後方,結果拌到床腳,驚呼一聲便失重向後摔。爆豪馬上伸出拉住麗日,結果雙雙摔在床上。

兩人現在的姿勢非常尷尬,麗日躺在床上,一手把相簿抱在胸前,一手抓住了爆豪的前臂。爆豪雙手撐在麗日的兩旁,單腳跪在床上,要是以一個詞來形容的話,這就是傳說中的床咚。
維持了一段時間的沉默後,爆豪翻了個白眼。
「圓臉女,好歹你也是個女生,下次在男生家裏保持默矜持好不?真容易推倒。」
「你⋯⋯!」
這是意外啊大哥!你在怪我啊現在!?麗日漲紅了臉,口中無法吐出任何反駁的句子,也不能說是第一次來男生的房間,不然絕對會被笑的。
心一橫,發動了個性,爆豪便飄起來,還沒反應過來,那家伙一本相簿砸到他額在,然後已經跑到門口對他做鬼臉,他沒由的大吼了。
「麗——日!!!」
快跑的跑下樓梯,身後傳來一聲巨響,看來個性已經解除了,她再加快腳步,最後在門口前爆豪的媽媽走出來。
「哦呀?要走了?留下來吃晚飯吧。」
「謝謝了伯母,我突然想起家裏的被子和噫⋯⋯!衣服沒收抱歉我先走了!」
眼角瞥到正在下樓的爆豪,麗日嚇得顧不上禮貌,就這樣穿上鞋子衝出去了。
爆豪慢悠悠的走下來,摸著剛才掉下來時撞到的後腦和被她砸到的額頭,爆豪媽媽便八卦一番。
「霸王硬上弓嗎?」
「你有病嗎?」
「勝己,那個女孩可是很可愛哦,什麼時候以女朋友的身分帶回來?」
「笨蛋,那家伙有喜歡的人了。」
「所以呢?你不是那麼容易放棄的人來著?」
「⋯⋯」
「好好努力吧。」
她拍了拍兒子的肩後,回廚房繼續做飯,留下一個人若有所思的看著門口。

*
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麗日終於停下來喘口氣,摸摸臉,還是像燒紅一樣,她自我安慰是因為夏天快來的原因,開始熱了的緣故。
腦中浮現起剛才床上的畫,心臟又開始猛跳起來。她敲敲自己的腦袋,讓自己不要再想。
「麗日啊,你喜歡的可是小久!現在對著另一個男生動心是怎樣啊!!!」
抱著頭蹲了下來,才恍然想起一件事。
「我忘了拿走背包啊⋯⋯⋯⋯」
欲哭無淚的,麗日思考了一會兒,決定還是直接回家,反正電話和錢包在手,重要的是現在折回爆豪家的話,可不知道用什麼表情面對他。
「早知道就不要讓他教我了,今天到底做了什麼⋯⋯」
夕陽餘暉下,少女拉長了的背影顯得特別落魂。

*
麗日站在課室門口前轉圈,並沒有進去的意思,綠谷在她後面看著,不知道是否上前打招呼,良久他輕輕的出聲。
「麗⋯⋯麗日同學?」
「噫⋯⋯!小⋯⋯小久?」
「那個⋯⋯你不進去嗎?」
「哦、噢!」
麗日盡量表現得平常,儘管旁邊的綠谷明顯不是這樣認為。然而一拉開門,她已經有種拔腿就跑的感覺,爆豪就這樣坐在了她的位置。
「喂,圓臉女。」
「是?」
認命似的走過去,看到她耳根發紅的樣子,爆豪眼中溢出了一絲笑意。麗日瞄到他頭上的瘀青,有點心虛了,頭低下道歉。
「呃⋯⋯昨天,抱歉了。」
「書我幫你拿回來了。」
「誒?啊、謝謝⋯⋯」
沒跟上爆豪的節奏,話題突轉麗日愣了一下。
「至於背包,太麻煩了我沒拿。」
「吓?你這是什麼意⋯⋯」
「下次來我家的時候再拿回去也沒沒有關係吧?還是說你不想繼續複習了?」
爆豪兄弟啊你這樣分明是給個坑我跳啊!?麗日不禁在心裏咆哮著,順便駡他幾百遍。爆豪沒理會從她眼向射出來的眼刀,從位置上站起來,嘴角揚起了個狂妄的笑容。
「答應過的事一定要做到底,哼,在家等你。」
「你這⋯⋯混蛋!!!」
麗日一手抓住了爆豪發動了個性,把他拋出了課室,最後演變成了一場混戰,今天的一年A班,依舊那麼和諧,盛夏未臨,關係已打得火熱。

-Fin-

评论(2)
热度(70)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