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髮

櫻花的季節再次來臨,雄英被滿天粉色的櫻花花瓣淹沒。
懷著不同的心情、不同的憧憬,前1年A班的同學迎接了第二年的學院生活。
坐在新的課室裏,爆豪的視線無意識的飄向了某個人身上。

「麗日你的頭髮都要到胸前了呢。」
「意外的留上了。」
「是嗎?這樣有沒有更好看?」
麗日卷了卷在胸前髮梢,咧出了燦爛的笑容。
栗色的頭髮,帶著一點點的焦糖顏色,本來留著到脖子長度較短的頭髮,顯得特別的有朝氣感,就如同她的笑容般,像太陽一樣閃耀。現在把頭髮留長了,反而添了幾分成熟和韻味。

「眼睛,盯著人家不放呢。」
「啊!?才沒有!」
切島開著玩笑的躲開了狂抓的爆豪,毫不理會他的否認,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隻手豎起大姆指。
「是男人的話喜歡人就大膽的行動吧!」
「混蛋給我閉嘴!」
爆豪立馬捂住了他的口,看了看他的危險的發言似乎沒有引起注意後,才鬆開了快窒息的切島。
「笨蛋,我只是在意那個圓臉女的頭髮而已。」
「什麼啊不就是在意她⋯⋯」
「要是不想被我滅口的話就不要說下去。」
「是是⋯⋯」
切島納悶的回應著,也就不跟爆豪拌嘴了。

爆豪重新坐好,托著腮,眼神再次飄向窗邊,似是看著又不是。
說起來小時候老媽好像也是長髮來著?我好像還經常幫她弄髮型,不知道現在手勢如何呢,爆豪想著。也開始活動了手指。

開學的第一天就有訓練已經是見怪不怪,不過大家還是習慣的吐糟一下完全沒有高中的感覺。
是二人一組的救援練習嗎,真無聊。剛這麼一想,手後抽籤箱裏抽出來,定神看了看隊友的名字後,就不同了。
紙上清清楚楚的寫著「麗日御茶子」,甩了甩後再看依然是那個名字爆豪也不得不接受。
「喂圓臉女!你可別拖我後腿。」
「欵?爆豪?這樣說的話⋯⋯欵欵欵!??」
「欵什麼啊你!?真夠失禮啊?」
「啊對不起⋯⋯不小心發出聲了。」
「你這樣說更火大好不好!?」
不滿的吼了一句,爆豪便直徑走去更衣室。

在巴士,大部分的組合都順其自然的坐在一起,不過麗日和爆豪別扭的在同排但分別坐在左右兩邊。
為什麼我要坐在轟旁邊,前面還有個臭久⋯⋯爆豪不滿的想著,但更不爽的是麗日避開他,想著便嘖嘴狠狠的跟了一下前面的座位,綠谷被嚇得輕呼了一聲。麗日和八百萬也停止了講話扭頭看著爆豪。

「真沒禮貌。」
「啊!?」
爆豪朝轟吼了一聲,轟眉頭一皺,也沒再和他說話,反而和對面的麗日提出了換位的請求。
「噢⋯⋯我倒是沒所謂啦。」
那你一開始就坐這不就好,硬是弄得我那麼煩躁,爆豪自己心裏吐槽,扭頭托腮看著窗外的景色。麗日感覺到爆豪心情似乎不太好,也沒逗他玩,安靜的坐好。
爆豪透過窗上的倒影看到麗日的側臉,好像為了訓練特地把頭髮束起,上面銀色的髮圈泛著白光。不是說後面扎起的頭髮溜在脖子上的髮絲是女孩子的魅力嗎?但那沒束起的頭髮映在爆豪的眼中是多麼的礙眼。看著看著,心再次亂起來,這個時候竟然想起剛才切島說的話。是男人的話喜歡人就大膽的行動吧!,雖然不是喜歡但的確是要出手的情況,爆豪想了想後還是說出口。
「喂,有沒有帶梳子?」
「唉?有喔。」
「拿來,然後拿著這個。」
「哦⋯⋯哦噢!」
接過梳子後爆豪便把手上的裝束給脫掉讓麗日拿著,活動了一下手腕。
「轉過去。」
把髮圈脫下的瞬間,栗色的頭髮傾下來時,一陣好聞的味道也散發出來,是蜜糖的味道。意外的香,爆豪不禁想著。手撫上她的頭髮,不出所料的柔順,梳子一下一下的由頭梳下去,思考著該跟麗日梳一個怎麼的髮型。
編了個麻花尾好像不太適合,接著又換了個魚骨辮子,麗日的髮型在他的手中飛快的轉換著,技術不禁令人驚訝,八百萬看著訝異的瞪著眼。
麗日什麼都看不到就這樣靜靜的坐在,看著懷中爆豪的裝備,手癢的拿起了儲儲槽玩,爆豪也不理會她,繼續梳頭。
「小心別拔了插銷。」
「嘿嘿不會的啦!」

大概只有麗日同學才會那麼大膽拿爆豪同學的裝備來玩呢,想著八百萬便愉悅的輕笑,旁邊的轟不解的歪著頭。
最後爆豪幫麗日扎了個丸子頭,每條頭髮都束起來,完美的髮型,很有爆豪的感覺。
「搞定了。」
「謝謝,爆豪意外的手巧呢噗!」
「意外是什麼意思,還有別笑啊!」
看到炸毛了的爆豪,麗日更是放肆的大笑起來,引起車上的人的注意,看到她笑得高興,爆豪也沒什麼好說,嘖一聲的繼續盯著窗外。良久麗日才平復到心情,擦了擦眼角的眼淚。
「呼哼哼哼哼!笑到肚子痛了⋯⋯嘛,雖然有點遲,不過今年也要多多指教呢,爆豪。」
說著麗日微笑著的伸出了手,爆豪並沒有出聲,眼尾看著對自己笑得眯起眼睛的麗日,只是默默的,伸手回握著她。
「喔。」

-Fin-

评论(5)
热度(79)
  1. 池田茜半緣菌 转载了此文字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