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黑潔】戀•結

1.
超市裏的空調是多麼的宜人,偶爾也會有為了涼風而進來的人。清水推著手推車,從貨物淋漓的架子上挑著這一週的所需品。

自從來到東京讀書後,生活一切都需要自己打理,雖然麻煩但還應付得來,也拒絕了讓父母來支付生活費,現在就只好半工讀了。幸好高中時經理的工作讓她有了一定的能力去處理支出的控制,兩個學期下期已經有了小小儲蓄。

選得差不多的時候,清水經過了活魚區,她下意識的停下來,盯著水中的魚,她猶豫了。


兩手拿著沉甸甸的袋子,清水想著實在太高估自己的臂力,只好咬緊牙關快步的走回家。走到離公寓前的拐彎位時,雙手突然一輕,轉過頭來便看見了熟悉的臉孔。

「我說你要是買東西的話叫上我幫忙不行嗎?」
「我怕麻煩到你。」
「這⋯⋯你都自己住了,讓我這個好鄰居幫忙的話我會開心啦。」
「⋯⋯那好下次吧。」
黑尾見清水答應後便咧嘴笑著,手不禁輕晃動著袋子,站在她旁邊一起走。


三個月前的黃昏,還記得那天陽光明媚,柔光打在臉上散發著暖意。比平時要晚回家的清水站在門口前找鑰匙,一陣腳步聲慢慢從耳邊傳來,想著就是隔壁沒見過的鄰居罷了,沒有抬頭便繼續找鑰匙。

「嗯?這不是烏野的經理嗎?清水?」
聽到了久違的稱呼,清水愕然的抬起頭。許久不見的前音駒隊長,黑尾鐵朗,一身淺色的休閒服和背包,和手中的塑料袋,大概也是剛放學了。

「好久不見,最後的垃圾場决戰真的很精彩。」
「唔⋯⋯不要一來就打擊我了。」
「這是一直想親口說的。」
清水笑了笑,在春高上第一次的垃圾場决戰,也是烏野第一次贏過音駒的比賽。那時清水走過緊急通道時,恰巧看見了黑尾抓住球衣涰泣的身影,沒有走近,只是默默的離開,那個平時喜歡嘻皮笑臉調侃人的隊長,也會有軟弱的一面。

「⋯⋯你是住這裏嗎?」
「對,自己出來租了這裡住。」
清水似是理解的點點頭,只是覺得現在的氣氛有點尷尬,黑尾就這樣站在原地看著她,而自己的手還插在袋子裏。雖說是認識但之間的交流實在不多,而且只限於關於比賽上的話題,現在在沒有排球部這個橋樑他們可以說是沒有交集了。

「那以後我們就多多指教啦。」
黑尾好像察覺了這微妙的感覺,微笑著的走到旁邊的門口,關門前還特意冒出頭揮揮手。慶幸黑尾是個細心的人,清水心裏想著也進門去。


走到清水門前,待她把門開了,黑尾才把袋子還給她再走。接過袋子後,清水沒有進去,若有所思的看著其中一個袋子和黑尾。
「那個,我買了些魚,要不要過來我這食晚飯?」
黑尾回頭眨眨眼,許久才吐出答應的聲音。

2.
這是糟糕了,真的是糟透了。清水站在人潮湧湧的大街上,環視著身邊的霓虹燈和街牌,這裏並不是宮城,而是東京,不認識的街道令清水再次意識到這個事實。


在幾個小時前,一個也在東京上學的堂姐說是要帶她逛逛東京,好不容易才去到她的家裏,結果只走了兩三個地方她就有急事自己跑了,直接這樣拋下了清水在街上。

也沒什麼好說,她便自己到處走著,回過神來,已經不知道走到哪了。嘗試過問途人和警察,但他們向清水指明了路後,她走著就會發現又走錯了,那刻清水才覺得原來自己可能是個路癡。


天在不知不覺間黑了下來了,街道上的人越來越多,整個東京也亮起來了。
清水的心隨著擠逼的馬路和悶熱的天氣變得焦躁不安,她思考著該怎麼辦時,她想起了一個人。清水後袋中拿出電腦,打開聯絡簿,按下了聯絡人『黑尾』。


「這是我的電話,還是有號碼在身好,要是有什麼心事或是困難也能找黑尾哥哥哦?」
「心事就免了,還有按歲數來說我比你大。」
清水接過電話後,看著名字欄上『鐵朗』和一臉奸笑的頭像不禁露出的黑臉,本想著改回叫全名,結果被黑尾極力阻止,一番爭論後就决定了叫『黑尾』為極限,而之後清水也沒有再改名。


還有猶豫要不要打的時候,對方便適時的先打了過來。

『喂?清水你怎麼還沒回家,我剛想過去結果⋯⋯清水?』
『黑尾⋯⋯我,我迷路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後,心稍微的定下來,但隨之而來便是一股眼酸感,說話也帶著哽咽聲。

隔著電話也能感覺到對方的不安,黑尾也不再說笑,馬上詢問清水到底在哪裡。

聽黑尾說,清水乖乖的坐在了附近的咖啡廳裏等待著他,點了一杯黑咖啡和熱巧克力給自己。店裏明亮柔和的光線和悅耳的音樂,泯了一口熱飲後,清水漸漸回復冷靜。

突然一下沈悶的拍窗聲,便看到黑尾隔著玻璃呼喊著,他匆匆的走進來,一坐下便拿起桌上的咖啡灌了一口,看到他額頭上的汗,想必是很急忙的趕過來了。

「我們回家吧。」
沒想到除了父母外,黑尾是第一個對清水說回家的人,簡單的一句回家,足以令心裏蕩漾著溫暖。
清水看著眼前壓抑著喘氣聲,假裝若無其事的黑尾,不禁揚起了嘴角。
「嗯。」

3.
大學的體育館多了一份宏偉,少了一份感覺。不過感覺,慢慢培養就好。

這所大學又是一間傳統的排球強校,只是和音駒一樣沒有經理,清水的到來簡直是神派下來的天使,既有經理的基礎,也能食苦。
看著往日為對手的黑尾,現在就作為隊伍裏的新血液,有種有趣的感覺。

說起得知同學的原因不是在上學的途中,不是在學園裏相遇,而是在體育館。
命運就如此般玩弄,兩上的作息時間不同,出門的時間也錯開了;學科的不同,以致一東一西,但最後,還是遇見了。還記得當時黑尾還笑著說要是山本知道了一定會纏著我,清水也回了句大概西谷和田中也會吧。

在體育館裏特別容易憶起在排球部的日子,邊紀錄著資料,清水不禁呼出一口歎息。

見大家把體育館收拾得乾乾淨淨後,黑尾向清水打了個眼色,她點點頭便自己走出體育館。黑尾匆匆跑到更衣室換衣服。離開時沒有從正門離開,而是特地繞道到後門,那裡站著一個女孩,但似乎身邊有幾位搭訕的男生,黑尾馬上加快了腳步。


不久前清水站在後門,意料之外有幾個人走過來搭訕,雖然不是少有的事,但來到東京後還是第一次。
一邊想著該如何處理,一邊避開男生們的手,正找著機會退回校門內時,其中一個男生似乎不耐煩的猛伸手想捉住清水。

英雄永遠都是姍姍來遲,但絕對不會遲到。黑尾把清水拉到身後,一手抓住了男生的手。

「哦啊哦啊?小哥們不是在搭訕吧?這樣粗暴可不會有女孩子喜歡的哦?」
剛想嗆回句狠話時,抬頭才發覺大家之間的身高和力量都不在同一個水平,黑尾一放手便一溜煙的跑走了。

「謝謝。」
清水欠身道謝,大概是經常遇到這種情況吧,黑尾想著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拍拍清水的頭。

「下次我也會在你身邊的,別在意。」
稍微笨拙的大手揉亂了清水的頭髮,清風徐來,她才發現自己的臉蛋在發熱,熱度從耳根直衝上腦袋。

黑尾放下手,便和清水朝著超市走去,清水摸著紅通通的臉頰,想著一會可能要買支探熱棒。

4.
「對了暑假你有沒有打算回宮城?」
「有,不過只是回去兩天左右,之後想去看今年合宿的情況再回來。」
「你也要去合宿嗎?那咱們一起去吧?我也打算去看看研磨他們。」
黑尾說著夾起一條煎魚往嘴裏送。

自從那次清水的邀請後,黑尾過來吃飯的頻率便越發頻密,最後乾脆決定了由清水負責煮,黑尾負責拿菜和洗碗,這樣便分輕不少兩人的麻煩。

一番商量後,決定在第二天的合宿日前往,黑尾去宮城接清水再一同去。雖然清水幾番勸道不用特地去宮城,但黑尾很巧妙的繞過了她的勸誘,開始想著暑假該到哪裡玩,清水默默的歎氣,老貓果然是老貓。

清水早早便和父母道別,然後走向車站。雖說是清晨,但夏天的溫度已經令人汗流浹背。進到車站後左右顧望都看不到黑尾,想著是不是自己早到了時,頸子一陣冰冷感不禁令她毛骨悚然。
清水馬上捂著嘴巴以免發出怪聲,向前走了幾步,卻發現一手拿著pocky一手拿著冰飲料的黑尾正在笑得肩膀抖動,一抺淡紅馬上暈染在清水臉上。

「黑尾⋯⋯」
「噗⋯⋯唔抱歉。」
黑尾一臉歉意的把手中的東西給了清水,雖然對方嘴角還是有著偷笑的弧度,不過也沒力氣去氣他了,只好接過上車。

上車後兩人並排的坐,一直看著風景的清水和在黑尾的聲音下,睡意漸漸襲來。看到頭一下一下像啄木鳥般啄著的清水,黑尾輕輕的把她的頭拉過來靠在自己的肩上。

「睡吧,到了再叫你。」
「唔⋯⋯」
看來真是很睏,平時那麼倔強的清水也會有撒嬌的時候,有點可愛,黑尾想著。

在人家迷迷糊糊時這樣有是有點不對,但黑尾還是偷偷的拿出了電話,對準鏡頭,喀喀一聲。確認肩上沒有動靜後,才回看剛才的相片,嘴角不禁向上揚得高高的,鎖定畫面就算了,拿來做主畫面或者聊天室背景倒是可以想想。

頭有意無意的輕靠上清水,一陣淡淡的桂花清香撲鼻而來,很適合她的味道。
結果又拿起了電話再拍了幾張,這樣拍著拍著,新幹線也越來越接近站點了。

「⋯⋯你是怎樣了?我睡著時你是不是做了什麼?」
「沒啊,我可是正直的黑尾君哦?」
「哼嗯⋯⋯」
黑尾由下車到現在一直笑瞇瞇的,清水不得不懷疑著那看似爽朗的笑容,太可疑了,他一直表示自己是無辜的,還裝出受傷的樣子實在令人非常無奈。

「好啦不玩了,走吧!可是要讓他們嚇一跳!」
黑尾歡快的走著,看來能看到自己的隊友對他真的是件樂事,只是清水沒有發覺其中有件事就是山本他們的反應也是黑尾暗算著的快樂之一,而他們亦不負黑尾的期待,那看到清水和自己一起出場的表情,完全沒有懷疑過可能是碰巧的可能性,而直接石化的樣子,黑尾表示非常滿意。

5.
附近的大學來了進行練習賽,在對方的主力中看到了熟悉的臉孔。

「這不是木兔和木葉嗎?好久不見了,原來你是讀這間學校啊?」
「你不是一早就知道的嗎!」
「啊!這不是烏野的經理嗎!為什麼會在這?」
許久不見卻依然那麼傻氣,不愧是木兔,還一驚一乍的露出了驚訝的樣子指著清水,手很快就被木葉壓下來一面慌張的罵著失禮。

聽到自己的名字清水也走了過來打招呼,並順便向他們說了前陣子合宿梟谷的近況,木兔一面自滿的說著今年的梟谷依舊強勁,並充滿信心的表明今年一定能取勝。真的不禁為赤葦擔心,突然又背起被某位前王牌看好的壓力。
那是不是也能解讀作沒了木兔也能取勝?清水只是想想並沒有說出口,大概木兔也沒有從這方面想過也就別打擊他好,進了消極模式的話這場練習賽的意義也就失去了。

閒聊也就到此為止,兩隊都準備起熱身來。走著黑尾回頭喊停了木兔。

「喂木兔,有樣東西要糾正你,清水雖然是烏野的經理,但現在可是我們家的經理了!」
黑尾笑著的把手靠在清水的頭上,不過很快就被縮開,清水一面無奈的看了看他,小聲的說著很重便走開了,黑尾就跟在她身邊說笑著,留下了一面懵懂的木兔和木葉。

「黑尾看來很喜歡清水?」
「原來你也有看清狀況的一日啊,嗚可惡了!」


「最後那球實在太爽了!好想再打一場啊。」
「下次不會再輸了。」

四人在賽後來到附近的居酒屋,點了幾道小菜,男孩子們便順道叫來啤酒,偶爾的兩杯還是需要用來練練酒量的,問清水要不要時,她只是搖搖頭然後對黑尾說。

「待會要是你醉了還有人帶你回家。」
黑尾愣一愣才爆笑起來,表示清水一個女生要是帶著他回家可是會很危險,瞬間清水的臉都通紅了。
旁邊的木葉觀察著這兩人之間的互動,許久才開口問你們什麼時候玩得那麼近了。黑尾的回答沒由的讓木葉噴了木兔一臉啤酒,弄得他哇哇大叫。

看著黑尾和清水漸漸走遠的身影,木葉放下了揮動的手,拖著興奮的木兔回去。

夜裡涼風徐徐,看著撲著街燈的飛蛾,不禁想起那年的合宿,也是這樣坐在了體育館的梯級上,跟大地他們看飛蛾聊天。

黑尾似是有醉無醉的,今天比平時還要話嘮,臉上一抹紅暈。清水拉著他到超市買解酒茶,黑尾一直傻笑的樣子令她不知如何是好。晚班的店員是個熟人,看到醉了的黑尾和默默照顧他的清水,說笑的說了。

「你倆口子看上去就像一對小夫妻一樣啊,哪天要是真的在一起那就好了呵呵!」
「就是啊!要是我能娶到清水回家就好了!」
黑尾突然回了店員一句,嚇得清水似被火燒一般滿臉通紅,匆匆的付了錢,在店員意味深長的目光下拖著黑尾跑了出去。

「黑尾,要是你下次再酒後失言的話我真的會生氣的。」
「嗯?昨天我說了什麼嗎?」
一聲聲沈重的切菜聲音都透露出絲絲怒氣,黑尾則一面無辜的看著清水。並不是討厭黑尾說想娶她,而是在那麼多人面前實在太害羞了。
黑尾沈默了一會,露出了少見的正經,他走到清水的後面,一聲一聲的喊喚著她。

「清水。」
「清水⋯⋯」
「清水潔子。」
「潔子。」
切菜的聲音漸漸停下來,清水放下了菜刀,微微歎息,正想回頭時,黑尾從身後環抱著清水。

「等⋯⋯!黑⋯⋯」
「就這樣待著,一會兒就好。」
清水不敢甩開也不敢怎麼動,黑尾把頭埋在她的頸窩,頭髮刺刺的,還有鼻子呼出的熱氣弄得清水整個滾燙。

「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大概是音𩐝來宮城練習賽的時候?那時候只是覺得你是個美人,還以為我們畢業後不會再有交集。」
黑尾頓了頓,聽到他笑起來了。

「像注定一般,我們成了鄰居、同學、隊友。時間久了,相處下來,發現你的笑容、了解你的性格、感受你的溫柔,到現在才發現,我已經無法把視線從你身上移開。要是一直保持著現在這種曖昧的關係,我開始覺得害怕了,我應該,怎麼才好⋯⋯」
黑尾聲音越說越小,清水才感覺到,他的體溫是如此的高,貼著背的心臟跳得是如此的快。清水微笑著,握住了他的手。

「我亦何嘗不是如此的害怕,第一次為人煮晚飯、第一次有人跟我說回家、第一次有人從東京跑來宮城接我,第一次覺得,原來身邊有人陪伴是多麼的幸福。」
清水轉過身,回擁了黑尾。

「我雖然不擅長表達,不擅長討好,要是這樣的我,能待在你的身邊,能得到你的包容,能和你一起嗎?」
「當然可以了。」
一個蜻蜓點水的吻輕輕的落在清水的額上,兩人面面相覷,然後都笑了起來。小小的公寓裏,充斥著滿滿的幸福。

6.
「研磨,我的樣子行不行?」
「都問了多少次⋯⋯很好看哦新郎。」
研磨坐在一旁的椅子,聽著重複了多次的問題,稍微抬頭看了看便繼續盯著電話。

黑尾則在鏡前轉來轉去,檢視自己的儀容。把平時理不平的頭髮用髮膠固定,穿上一套黑色的常禮服,看上去人的感覺都不同了。

夜久在旁也感嘆著,笑著的說著祝福。音駒排球部的成員大都聚集在一起,調侃著的為隊長獻上祝福。黑尾忐忑不安的,最後交代一下後還是忍不住走去新娘的房間。走到門前便被西谷和田中給攔住了,今天他們也是一身正裝,只是與臉上的陰險樣格格不入。

正當黑尾想蒙混過去時,西谷和田中左一個右一個搭著他的肩,表情慢慢緩和下來。
「清水前輩⋯⋯就拜託你了。」
「不要讓前輩傷心。」
「我會的。」

當年的烏野三年生都聚在新娘房裏,看著他們的經理,心中勾起無數的回憶,也有著不捨的心情。
「這樣看著清水,好像自己女兒出嫁一樣呢。」
「哈哈自己辛苦種的白菜被豬扛的感覺。」
「喂這個說法很失禮!」
清水看著大地他們,似是回到了中學的時光。大家還是那個樣子,實在是太好了,清水想著。

門被小心的推開,在門口伸出了一個頭來。黑尾不滿的揮手,示意無關人士離場。
「啊啦主角到了呢,那我們先走了,一會教堂見。」
「嗯,一會再聊。」
待人都走了後,黑尾把門關了,然後就這樣看著清水。頭帶白紗,大學這幾年間都把頭髮留長,束起及腰的黑髮,有些髮絲自然的散在肩上。沒有化上太濃的妝,穿上了純白的婚紗,婚紗並不是黑尾選的,白福她們說是要給他一個驚喜,所以黑尾沒有看過清水的婚紗裝,現在仔細的看,黑尾竟然看得出神。女孩子的眼光就是好,黑尾默默的感嘆。

「怎樣這樣盯著我啦?」
「不⋯⋯只是今天的你特別漂亮。」
直白的黑尾沒由的令清水笑了出來,他拉開一張椅子坐下,靜靜的低下頭,清水也別過頭,眺望著窗口。兩人都沒有說話,給對方一點空閒,最近每天都在忙著婚禮的事,很久沒試過如此的安靜放鬆。

門傳來咯咯的敲門聲,仁花的聲音從門的另一邊傳來。
「看來我差不多也要走了。」
黑尾站起來,正想走的時候,手被清水輕輕的牽住。什麼都沒有說,只是把黑尾的手放到嘴邊吻了下去,就這樣牽著靜默了一刻,才笑著的放開。

「充滿能力了,走吧,我們婚禮見。」
「潔子你真的很狡猾啊。」
黑尾捂住臉的蹲在清水前,抬頭直視清水,也捉住她的手回吻下去,笑得燦爛,似是吃了糖的小孩。
「你以後都是我的人了。」
「你也是呢。」
「我愛你。」
「我也愛你。」

-Fin-

评论(5)
热度(32)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