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及潔】漫漫•下

啊啊啊終於寫完了!!!和一開始想的走向完全不同了,基本上都在放飛自我x
-------------------------------------
07.
球緩緩地滾到球場邊,一聲長而響亮的哨響,宣布了比賽的結束。故事總是這樣,只是這一次的主角,是烏野。
說不激動是假的,但一想到眼前還有白鳥澤這個最終boss,清水努力的不讓自己興奮的心情表現出來。
還有一場⋯⋯就能到春高了⋯⋯!
清水把目光轉向了青城,看到岩泉流下了淚水,心裡還是有所觸動。比賽裡沒有雙贏的局面,不管怎樣,總會有遺憾,她心裡明白,但當自己真的身臨其境,才感受到有多麼的心酸。
不能難過,是我們贏了。
青城是一隊優秀的隊伍,也是很好的對手。球場上傳來了為青城所發出的掌聲,清水也放下了手上的筆記本,為他們獻上真誠的掌聲,正好及川他們向啦啦隊鞠完躬轉過頭來,便對上了清水的視線。
剛哭完的岩泉眼睛帶著水氣,及川抬頭和清水對視了一會,然後一下勾住了岩泉的脖子,兩人朝著她扯了個笑容便走回休息區。
贏的可是我們。
清水不禁蹙起眉,要清楚現在該做什麼,她緊緊的抓住手上的統計板,默默的告訴自己,無論如何,也一定要贏下去。

08.
當隊員們為明天的比賽作最後的討論會結束後,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清水自己步行回家,路上也不忘繼續為明天的決賽做準備,她從包裏取出了筆記本,逐一確認出發時間和要帶的東西。
晚上的街燈照在紙上的光線顯得有些昏暗,清水低頭專心致志的,完全沒有留意到逐漸走近的身影。
剛和岩泉分開後便看見了從街口經過的清水,感嘆緣份之餘及川不加思索就跟了過去,見她沒有注意到自己,及川便忍不住想要惡作劇一下。他躡手躡腳走到清水的後面,又怕會被發現所以沒有過於接近,就這樣跟在了後面。
想起來,到底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在晚上一起走了?各自在忙著準備春高,自從暑假結束以後,沒有夜跑,就沒有再碰見了,每天都在練習和討論戰術,今天在球場上便是以對手相見。
不過已經不會再是對手了,現在他們就只剩下朋友這層關係。
那要是畢業以後,如果不是在同一個地方讀書的話,是不是會更難見到,更難聯絡了?一想到這裡,及川心裡就莫明的感到空洞洞,缺了口一般。
及川甩了甩頭試圖忽視這種感覺,他盯著清水的背,然後蹦了起來雙手抓住了她的肩。
「晚上在街上走⋯⋯!」
話未說完,一陣痛楚打斷了及川的思考,右臉傳來火辣的感覺令他不禁蹲了下來。
「等⋯⋯及川?」清水被抓住肩膀後,便反射性用手肘往後揮過去。
沒想到會是熟人,一向冷漠的表情也染上了驚慌,她立馬亦蹲下幫著看剛才打到的位置。
「真狠啊⋯⋯」
「要是真的變態的話早就被再踢一腳了。」
「⋯⋯但是危險啊。」
「再不行我還能跑,我對自己的腳力還是有信心的。」
「也是喔。」
「好了,讓我看看。」
清水一手勾住了及川的下巴,指腹輕輕摩挲著他的臉,動作似是撩撥著他的心房,在心中激起了陣陣漣漪。
「這個場景感覺幾個月前才經歷過,但為什麼總是在我的臉上受傷⋯⋯」
「是呢,不過就像是昨天的事。」清水淡然道,手幫著他揉臉,無意中瞥見他紅了的眼。
「對啊,沒想到,那麼快就完了。」
似是可惜又似是抱怨的語氣,但就是聽不出傷心的情緒,及川鼓著臉頰說。聞然清水頓時一愣,手上的力度也沒控制好按了下去,痛得及川叫出來。清水口微微張著,像是有話要說,卻遲遲沒蹦出一個字來,她知道即使現在說什麼都顯得蒼白無力,她不像IH後的及川,懂得開玩笑的安慰她。
「怎麼了?我沒事啊,又不是再也不能打球了,還有很多獎項等著我拿呢!」
「⋯⋯但還是有不甘吧。」
這次輪到及川木然,笑容也僵住了。又怎麼不會有不甘呢。估計青城裏最悔恨的就是他了,由初中開始牛島便一直擋在他的面前,最後還被後輩抓住要超越他,一次也沒也拿到春高的入場卷,一次也沒有踏足過夢想中的舞台,又怎麼會⋯⋯那麼容易釋然呢⋯⋯
清水的指腹還在輕撫著他的臉,一點一點的移到了眼角旁,她的動作十分的溫柔,讓人感到了暖意。
「你剛才哭了吧。」
「嗯,和三年級一起打球了,就突然感觸了。」
「是嗎?」
及川還在笑,但眉頭慢慢的皺起來,想到了剛才在體育館的場景,想到了以後再也不能和這樣的同伴一起並肩作戰,眼睛不禁又紅了一圈,淚水也被忍著在眼框裏打轉,看著讓人覺得好笑又心疼。
「我都不知道你是個哭包呢。」
清水歎了口氣,然後露出了無奈的笑容,她眼神裡帶著寵溺,直視她的眼睛似是會陷進去般。清水低聲的說了句「失禮了」後往前湊了過去,雙手環抱著及川的背,把他拉到懷裡靠著。
「就這樣待一會吧。」
「⋯⋯好。」清水的聲音像是有魔力一般,輕聲細語中會感受到她的真摯。及川乖乖的靠在她的懷裡,柔軟的觸感和甜味包圍著他。
懷中的人傳來了涰泣的聲音,像是哄孩子般,清水一下一下的撫摸著他忍住顫抖的背,然後把人抱得更緊。寂靜的街上只有蟲子的鳴叫,如同為他們騰出的空間,沒人經過,沒人打擾,好讓及川能盡情的發洩。
哭過一場、心情放鬆下來後,及川終於明白到心裏缺了什麼,他發現除了排球之外,心裏早就裝了個人。
比起自己意識到的時刻,而是在更早、更早以前,已經住在自己的心裏了。在她的面前,自己總是忍不住想撒嬌,想要得到她的關注。她的一顰一笑都牽動著自己的心。
這是多年以來,第一次感到如此的悸動。

09.
要是成群結集的烏鴉,或許連體型巨大的白鷲也能殺掉。這句如同預言一般,在决賽上實現了。
「不過啊,小不點這種攻手會讓人忍不住托球給他⋯⋯也難怪影山會被他牽著走啊。」
及川最後這樣評論道,他望著影山和日向,雖然不爽,但還是對他們到底能走到哪裡有著期待。
那現在她會是什麼表情⋯⋯呢。
及川又偷偷的瞄向了清水的方向,場上的燈光十分的炫目,還有只能看到側臉和距離的關係,他看不清清水的表情,但唯獨看見了眼角流下的淚水。
想必是很開心吧。及川想著,也跟著樂滋滋起來,雖然兩隊其中一隊贏了他都不爽,但看到清水開心,他也會高興。旁邊的岩泉瞥到了及川傻氣的笑容,不耐煩的踹了他一腳。
「與其在這裡傻笑還不如去和人說句恭喜。」
「⋯⋯說什麼呢!」及川突然就慌亂起來,板著臉正經八百的推著岩泉的背。「好了,快回去吧快回去吧!」
岩泉沒被推走兩步就使勁停了下來,
他回頭抓住了及川的手腕,認真的盯著他。
「別磨磨蹭蹭的,臭及川,你以為自己還有很多時間和機會?」
「⋯⋯」
想到了剛才開局前清水握著了爽朗君的手,及川便郁悶起來。
「煩死了,知道的話那就快去啊!」
岩泉拽著及川到出口然後趕了他出去,氣勢洶洶的根本沒有他能拒絕的餘地。及川不禁歎了口氣,岩泉怕不是很久之前就知道,而且一直在幫自己製造機會。都讓岩泉如此操心了,再逃避下去也不是味兒。及川對著岩泉比了個勝利的手勢,然後往著走廊跑了下去。
清水可不像你以前的女朋友,真的要好好把握啊。岩泉看著及川跑遠了的背影,默默了為自己的好友打氣。

10.
離集合還有一段時間,清水打算先出去透透風冷靜一下。一切都像在作夢一般,直到大家棒起獎盃的時候才意識到,是真的、真的贏了。在中學最後一次的大賽中,終於能走到夢想中的春高,作為一直見證著排球部成長的經理,清水興奮的程度不亞於隊員們。跟武田老師交代一聲後,她便到走廊上走走看,不一會兒,清水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在對著她揮手。
「恭喜你們贏了。」清水走近後,及川別扭的吐出了祝賀的說話。「我等了你很久了。」
「你在等我?」
「啊不、才不是,我只是剛好經過而已!」
「是嗎?」清水簡潔的回道,及川盯著她,白皙的皮膚上紅了的眼顯得十分注目。
「哭了呢。」語畢,他下意識的伸出了手撫上清水的眼角。
「畢竟太高興了,沒想到昨天和今天的角色互換了呢。」清水瞥了一下他的手莞爾道。及川發現自己失態後,馬上尷尬的把手縮了回去。
「那我先走了。」清水向他點點頭,轉頭便走掉。
及川見此便急起來,一下便抓住了她的手腕。清水愕然的回頭看著他,及川被她看著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臉頰也開始憋紅了。平時對著女孩明明能很輕鬆的交流,有說有笑的,但現在面對著清水卻點兒說都說不出口,及川忍不住開始懊惱起來。而清水則轉身過來一臉打量的模樣,慢慢等及川把話說出來。
「啊⋯⋯就是⋯⋯那個⋯⋯」
「嗯?」
「那個⋯⋯我、我喜⋯⋯」
「喜?」
及川話說得磕磕絆絆,一直低著頭,怕不是想把整個頭埋到地上了。清水疑惑的探過身,看到他紅透的臉,便伸手覆上他的額。
「感冒了嗎?」
「不、不是。」
「你今天怪怪的。」
最後及川還是下定決心,他把清水另一手的手腕也抓住,認真的和清水對視。
「之前你不是說過嗎?下次要找過懂排球的女朋友,我想我已經找到這個人了。」
清水聽到這裡,隱約意識到了及川的意思,她瞪大了眼睛,臉也開始隱隱泛紅。及川看見臉紅了的清水,像不禁眼前一亮,沒有方才的不安,露出了笑容。
看來我不是單戀啊,他想。
陽光剛好照在了及川的身上,原來好看的五官更顯立體,帶著眼鏡和微笑,頗為有書生的味道。路過的人都不禁回頭盯著兩人來看,他們就像是畫報走出來的情侶一般,十分養眼。
「我大概比你想像還要更喜歡你。」及川雙手從拉著清水的手腕慢慢的滑下去,輕握著她的雙手。感到裹著手的溫暖,清水的心跳更是跳得厲害。「所以,能和我一起嗎?」
「要是我不答應呢?」
「那我只好一直賴在你身邊直到你答應為止了。」
「這樣看來我不能不答應了。」清水裝作不情不願的樣子,但嘴角上揚的弧度早已出賣了她。
及川像是吃了糖的孩子,頓時眉開眼笑,月牙眼兒中盡是溢出來的溫柔。
「還以為自己要被拒絕了⋯⋯」他彎下腰把清水整個人都擁在懷中,恨不得把人埋到骨子裏。「你是什麼時候喜歡我?」
「大概是祭典的時候吧。」見及川似是想把她抱起了轉圈,清水無奈的拍了拍他的背示意不要。「不然我也不會主動去抱你了。」
原來早就是兩情相悅了,及川只是蹭著清水的脖子,想著要是能早點意識到有多好。
不要緊,以後多的是時間,從現在開始就好,不管如何都不會放手了。
「那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好。」
兩人抵著額頭,不到一會,便相視而笑。
能遇上你便是我得到過最好的獎勵。
我希望,不管是三年、五年、十年還是更久的日子,在我身邊的都是你。
淡然執起你的手,從此以後,我只看見和你一起的未來,
漫漫長路慢慢走。
有多遠,就一起走多遠。

00.
To:岩泉
[我想,我不用等到變成老爺爺才會幸福了:)]

-end-




评论
热度(7)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