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如梦如幻

睡前一抽風,我只是想OOC爆豪,別打我x

==============================

麗日睜開眼睛時已經日上三竿了,平時這個時間她早就被爆豪轟醒了。

怎麼回事?

當麗日還在迷惑之際,一把柔得發膩的男聲從耳邊傳來。

「起床了?」

不知道是被突然傳來的人聲還是那溫柔得可怕的語氣嚇倒,麗日連人帶被的往床的另一邊滾了過去。這時候她終於看清楚床邊的人是誰,那淺金色的爆炸頭和健碩的身材,不是爆豪還能是誰了。但是⋯⋯有人能告訴她這個雙眼帶著柔情、嘴上帶著含春一般的笑容的男人到底是誰啊!??多虧平時見慣大場面的關係,麗日現在才沒被嚇得蹦出一句MD,但表情蹦不住的開始顏藝了。

「⋯⋯你是誰?」

「真奇怪呢,我就是爆豪啊。」男人笑盈盈的說道,麗日沒由的雞皮疙瘩。她抓緊了被角,腦袋中快速的思考著現狀。

什麼情況???

被敵人洗腦了?不可能啊,小勝沒可能那麼大意的,更何況昨天還好好的。

腦抽風了?不會吧演戲倒是有可能,不過要是真的那估計一會小勝也要被自己噁心到。

麗日將想到的可能性都一一排除掉後,得出了一個結論:她是在做夢。

麗日立馬捏了捏自己的臉孔,果然一點痛楚都沒有。

「對啊,你就是在做夢。」

夢中的爆豪倒是得爽快的告訴了她。

「你怎麼知道的?」

「因為我就是夢境的一部分。」

什麼嘛,原來是在做夢啊,不過這夢未免太真了吧。

認清了現況後麗日馬上豁然開朗起來,打算好好的觀察這個神奇的爆豪。

爆豪被麗日盯了一會兒後,笑得無奈:「不要一直盯著我了,快去刷牙洗臉。」語畢麗日才發現他臉上還帶著點紅暈,媽啊,簡直不能忍。

當麗日從廁所出來的時候,爆豪已經快做完午餐了。

「再等一會,馬上好了。」

「哦~」

麗日頗無聊的托著腮,現實中的爆豪不用她做飯是因為嫌她做得隨便,這裡的爆豪她有種感覺就是因為寵她才讓自己全做。

唔⋯⋯總覺得這個場景有點熟悉。

陽光穿過窗台射了進來,暖意包圍著爆豪,看上去朦朦朧朧如發出微光。爆豪正在低頭做菜,露出了光潔的後頸,黑色的圍裙後的結綁得十分漂亮。整間房子只有清脆的切菜聲,散發著乾淨的感覺,美得如畫一般。麗日努力的回憶這個充滿既視感的畫面。

欵?這個,不就是昨天看的電視劇的情節嗎?

蘆戶向她推薦的爆紅愛情電視劇,裡面的男主蘇得不得了,麗日一度不眼不休的補看,結果被駡得狗血淋頭。

難道是因為男主角是我的理想男友所以我才會把爆豪想像成這樣?麗日不禁郁悶的想著。

「飯好了,趁熱吧。」

麗日一抬頭就看見爆豪和一整抬的料理憑空出現,她隨便夾起最近的糖醋肉,嚼了兩口,果然,沒有味道,又不由得感嘆不愧是夢境。

要是一整餐都要無味如嚼蠟,她倒不如直接醒來好了。

「那個爆豪,我都睡了挺久了,我想我是時候醒了。」

爆豪怔了一下,隨即又笑得燦爛。

「為什麼?留在這裡不好?我不是你的理想型嗎?」

麗日托著下巴,閉眼發出「唔⋯⋯」的聲音。

「你可能真的是我的理想型啦,但我喜歡的是小勝啊。」麗日也笑得媚人,憶著平日爆豪的樣貌。

「他平時說話雖然都不留人面,但一般說的都是實話。」

「人也很好懂,自從在一起後,就從來不會故意掩飾自己的情感,喜歡會一個直球投過來,討厭的也不會避忌直接講。」

「還有他不會小看我,也不會干涉我想做的事。」麗日調皮的眨眨眼,狡黠的笑了。「而且逗他炸毛可有趣了,和他一起真的很開心。」

「是嗎,那真是遺憾。」爆豪無奈一笑,麗日看到他又露出了違和的表情,又開始毛骨悚然了。   




⋯⋯⋯⋯喂

「用小勝的臉擺出這種表情真的是好可怕啊。」 




⋯⋯喂

「哈哈抱歉抱歉。」爆豪笑著的捂住了嘴,溫柔的看著麗日。 



⋯靠

「看來有人開始找你了呢,也是時候說再見了,謝謝你。」


「給我醒來!」

麗日被吼聲嚇得猝然睜眼,一隻手正在她眼前慢慢放大。

「雖然是休假但別 太 過 分 啊。」

她沒有理會爆豪的警告,只是直勾勾的盯著他的臉。

看,眉毛又皺在一起了,這樣會有皺紋的哦。

「果然還是這個小勝好。」

「吓?」

「最喜歡你啦!」

-Fin-

评论(4)
热度(73)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