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靜產糧 靜靜找娘
關愛一切的BG

  半緣菌  

【勝茶】同居三十題•下

戰勝了羞恥心和懶癌終於寫出這東西了!
部分微R注意,最後開了架嬰兒車(胃痛)
OOC都是我的鍋,寫不出勝茶萬分之一的好我也是很絕望啊!
================================
Hit16 出浴後的砰然心跳
喀擦一聲,浴室的門緩緩地打開了。
爆豪低頭看著資料隨意往上一瞟,結果這一瞟卻嚇他個猝然不及。
在燈光下麗日的皮膚映出朦朧的水光,剛出浴的水汽使白嫩的皮膚添上了紅潤,臉蛋紅通通的,身上只裹住一條雪白的浴巾。
她注意到爆豪的視線,臉蛋一下子擦得更紅。
「我⋯⋯我忘了拿衣服了!」
「⋯⋯哦。」
麗日飛快的往卧室裏鑽,爆豪就這樣看著被關上的門。
「可惡。」
他低聲道,手捂住了半張臉,耳朵染上了一絲緋紅。

Hit17 慶祝某一個紀念日
最近兩人的工作時間都互相交錯著,即使是同一屋簷下,也難以說上一句話。
「明天還是得巡邏嗎?」
幹了一整天救援任務後,麗日臉上一臉疲倦,還是隨口問了爆豪的行程。他沒有應道,麗日便幽幽的哦了一聲,也爬到床上躺了。
輕飄飄的,發出了一絲嘆息。
當麗日重新睜開眼睛時,身旁已經沒有人影。人不在了,她也不掩飾的露出了落寞的表情。
「今年的生日還真過得寒酸。」
爆豪從來都不是會特別注意紀念日的人,但麗日在的時候,也開始會有一些慶祝。不幸的是今年看來大家都那麼忙,爆豪大概也是忘了吧。
麗日梳洗過後,也就釋然了。她不期許爆豪會和她大肆慶祝生日什麼的,這顯然不是他會做的事。所以當下兩人能一起走下去,那就足夠了。
正當人有點餓想去下個麵時,卻意外在桌上發現了些東西。
「哇,做了早餐給我呢。」
玻璃罩下放著一盤三文治,旁邊還放著一張紙條。
麗日抽出卡片來看,沒有什麼祝福的字句,只是簡潔的寫著一個地址和時間,卻是讓她笑得開心。
那今晚穿什麼衣服好呢,麗日喜滋滋的想著。

Hit18 接對方回家
「前輩!今天要一起去喝酒不?」
幾個事務所的同事圍了過來,巴眼睛的看著麗日。
「是沒問題啦。」麗日爽快的答應道。
久違的也要和後輩們交流下,她想著。
在沒走出事務所幾步,麗日在不遠處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心中一絲愕然,更多的是歡喜。他正無所事事的望著街上的車輛,眼光一瞥過來,神情馬上飛揚起來。
「抱歉,有人來接我了,我們下次再喝吧!」麗日雙手合十抱歉的說著,下秒便快步的跑走了。還想叫喊道挽留一下人的後輩們,在看清麗日對面的人後就乖乖的閉上嘴默默走掉了。
「你下班的時候怎麼那麼晚。」
爆豪不滿的投訴。麗日笑呵呵的挽住了他的手臂甩了甩,顯得十分高興。
「不是剛出完差嗎?怎麼那麼有興致來接我了?」
爆豪沒有答她,眼神飄到了遠處。
還不是想你了。

Hit19 離家出走
「小勝這個笨蛋!」
麗日漲紅了臉,嘴鬥不過爆豪的她感到十分委屈。
不就是和綠谷去玩了一天,回來的時候談起了些事,高興的抱在一起,卻被當事人看見了。
人吃醋起來,什麼平時心思細膩、觀察力好都通通見鬼去了。
「你不相信算了!」
她努力不讓自己掉眼淚,然後直接跑出了門口。
「喂你要去哪!」
「要你理!」
爆豪見麗日一副離家出走的氣勢心便開始急了,他一個箭步上前抓住了麗日的手。
「別走。」
「⋯⋯哼。」
麗日氣得別過頭,不去看爆豪。平時明明都是自己嗆人嗆得無話可說,但到麗日永遠都是他吃癟吃癟再吃癟。
畢竟戀愛不是用道理來談的。
想不到一個更好的方法,爆豪腦裏只有一個俗得不得的方法。
他往前探身,一隻手扣住了麗日的後腦勺,準確的往唇上吻下去。
有什麼是不能用一個吻解決的?
「你在幹什麼啊。」
麗日語氣氣沖沖的,手捶著爆豪的胸口,但臉上的紅暈已經出賣了她。
「道歉呢?」
「⋯⋯⋯⋯」
「你看你就那麼的別扭啊,總之我和小久只是好朋友啦,別在吃悶醋了。」
不知不覺又變成麗日在哄爆豪了,看他一臉不高興的,麗日有種愉悅感,也掂起腳尖吻住了他。
有什麼是不能用一個吻解決的?不能,那就用兩個吻吧。

Hit20 一個驚喜
作為特別講師,爆豪舊地重遊雄英,心中有不少的滋味,所有重要的連繫都是從這裡開始的。
「一切口談的戰術都是屁話,親身體驗戰鬥時的臨場反應才是最好的學習。」爆豪以特扯的站姿和語氣說著,向英雄科的學生招手。「你們誰要上?」
即使對著三歲小孩都不會手軟的他,結果當然是完勝了一眾學生了。
「哎呀那麼快就完了嗎,看來我來遲了呢。」
「是輕靈!」
「哇好可愛!」
聽到了那朝氣勃勃的女聲和熟悉的名字,爆豪驚訝的望向了傳來聲音的方向。
「你來幹什麼?」
「嘿嘿沒想到吧!來給你驚喜啦,我也被拜託來做特別講師了。」麗日笑得有些狡黠,向同學揮著手。「大家好!我是特別講師輕靈,大家有什麼問題想問的嗎?」
「有!你們倆是不是情侶啊?」
猝然便被問到私人問題,麗日打算解釋的時候,爆豪一手把她擁到懷裡。
「羨慕吧小鬼們,這是我的。」

Hit21 屋頂上看星星
「還記得高中那時候我們也像這樣在屋頂上看星星嗎?」麗日坐在屋頂邊上,晃著腿的問。
星星在天上閃爍的光芒,漫天的星空並吸引不到爆豪的注意。爆豪看著旁邊坐著的麗日,她還是一副帶著稚氣的臉龐,倒是他殺氣騰騰的臉孔已經收斂了一點,在注視自己喜歡的女孩時,那雙眼睛更中會溢出春日的暖意。
「這不是廢話嗎?」
當然記得了,你的樣子、你那時的堅毅、和你相處的時間,一切都不會忘記,接下來的日子也不會忘記。

Hit22 一場飛來橫禍
看到自己住的公寓被炸成廢墟,麗日是拒絕接受的。她忍不住扶額吐槽著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想著打電話給爆豪時,電話剛好響起了。
「姑且問一句沒事?」爆豪語氣平淡的詢問,他本來就不覺得麗日會有事。
「沒啦,但是我們今天住哪啊⋯⋯」
「回老太婆那就好。」他收拾著手頭上的東西,準備去接麗日。「反正好久沒回去。」
「也是,那我去超市等你。」
「別買太多東西。」
「你放心啦。」
家沒了又如何,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

Hit23 討論關於孩子的話題
爆豪躺在了麗日的大腿上,她正一下一下的摸著爆豪的頭髮。
「小孩你喜歡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啊?」
麗日莫名其妙就問了個問題,爆豪皺著眉頭想了想。
「都不喜歡。」
「唉???你不喜歡小孩子嗎?」
「你這是什麼⋯⋯」
小孩、性別。爆豪突然就明白到她在表達什麼。
「你想要小孩?」
聽到爆豪那麼直白的蹦出了她的心底話,麗日羞得急忙的擺手搖頭。
「才不是了!」
「我沒什麼所謂。」爆豪又想了想。「反正我們的小孩肯定是最強的。」
你到底把小孩當什麼了⋯⋯麗日不禁想著,當她重新望向爆豪時,發現他的眼神突然變得熾熱起來。
「要做嗎?」

Hit24 因惡劣天氣被困在家裡
「難得的休假居然打台風了⋯⋯」麗日郁悶的瞅了一眼窗外的橫風橫雨,顯得十分悶悶不樂。
「好悶呀好悶呀好悶呀!」
「有時間在發瘋還不如來幫忙打掃!」
「唉我們前陣子不是才收拾過嗎!」
「還 不 是 因 為 你 啊 !」爆豪皮笑肉不笑的走近一把捏上了麗日的手臂。
「痛痛痛痛痛!」
「不做點運動可不行呢,看都胖成這樣了。」麗日一聽便瞪住了爆豪,他頗有趣意的看著那雙栗色的眼睛,笑得意味深長。「難得一整天留在家裡,不來做點運動嗎?」
「⋯⋯⋯⋯」
「不,我們還是看電視好,電視可好看嗚哇!你你你你要幹什麼!放⋯⋯放開我!」

Hit25 喝醉
當打開門傳來醉醺醺的氣息時,麗日就知道爆豪少有的喝酒了。
「歡迎回來⋯⋯你到底喝了多少啦?」
她走去挽住了爆豪的手臂,近距離嗅到濃烈的酒精味不禁令她皺眉頭。
結果沒走幾步爆豪突然就不肯走了。
這是準備發酒瘋嗎?
麗日哭笑不得的發動了個性,這個時真是特別感謝自己的個性是無重力。
爆豪平時已經很喜歡蹙眉了,現在眉心幾乎要扭在一起,臉頰也因酒的關係變得紅通通的。
他一直沒出聲,就這樣浮空看著麗日。
「怎麼啦?我的臉上⋯⋯」麗日還沒說完,就被圈在懷裡了。
「有東西⋯⋯嗎?」她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的把下半句說出來。爆豪的腦袋在蹭著麗日的頸子,弄得她癢癢的。
「麗日⋯⋯麗日⋯⋯」他低聲的喊著麗日的名字,聲音低啞帶著一絲誘惑。
「御茶子⋯⋯」
「我真他媽的好喜歡你啊。」
麗日感覺自己也要沉醉在酒氣中了。

Hit26 無傷大雅的小打小鬧
「突擊!在W大樓上驚現兩位英雄在互相攻擊。」
新聞中的直播員口沫橫飛的描述,彷是要說成世界大戰般。
上鳴本來只是想瞄一下電視,卻被電視中放映的兩位英雄嚇得把口中的可樂噴了出來。
「爆豪和麗日!?」
他馬上便掏出電話撥過去。
『有事快說沒事滾。』
從電話的另一頭能聽到風聲和陣陣的爆炸聲。
「你和麗日是怎麼回事了???」
「嘖⋯⋯又來一個。」
「你說什麼?」
爆豪翻了個白眼,混亂之中他的聲量被蓋掉了不少。爆豪吸了口氣,大聲吼:「我們只是在吵架而已!」
下一秒上鳴的電話便傳來了終止通訊的聲音,他望著電話的螢幕,有點回不過神來。
你們吵架用不用那麼大場次⋯⋯

Hit27 穿錯衣服
麗日老是穿錯衣服,偶爾是襯衫,偶爾是外套,明明兩人的穿搭和衣櫥都不一樣,爆豪就很不理解了。
「喂,那件外套不是我的嗎!」
爆豪忍不住把要出門的麗日喊停了,她有些疑惑的看著自己的裝束,身上黑色的夾克外套正是爆豪的。
「這樣穿不好看嗎?」
她在原地轉了圈,寬鬆的外套在麗日身上顯得她更加嬌小,輕輕的隨風揚起。
「⋯⋯不是這個問題。」
「好看嗎?」
麗日不屈不撓的問,笑著的等著答案。爆豪一臉憋悶,狠惡惡從牙縫中吐出了字:「⋯⋯好看。」
「那不就行了!」
麗日顯得十分高興的跑向了門口,突然又回頭向他眨眼睛。
「這就是男友衣服啊。」她拋了個媚眼便關門走掉了,只留下一臉茫然的爆豪。他瞪大了眼睛,緩了好一會才意識到一件事。
卧槽我剛剛是不是被撩了!?

Hit28 一方受輕傷
「你的手臂怎麼了?」爆豪看到麗日手上的繃帶,快步的跑了過來。
「只是被敵人抓了一下而已,沒什麼大不了啦。」麗日笑嘿嘿的說道,爆豪便一巴掌打在她的頭上
「笑什麼笑,那麼不小心你是白癡嗎!」
「真的只是輕傷啊!」麗日鼓起腮子也拍了一下爆豪。
「哼,還有哪裡受傷了嗎?」
「這倒是沒⋯⋯」說著她突然靈光一閃,眼珠骨碌一轉又開口道:「其實還有個地方傷了,要你才能幫忙治好?」
「哈?」
麗日伸出了雙臂摟住了爆豪的脖子,整個人直接掛在他身上。
「我的心受傷了。」麗日笑得很開心,眨著水靈的眼睛顯得十分真誠。「需要一個親親才會好,能給我嗎?」
何至一個吻,整個人都給你又如何?

Hit29 意外的求婚
爆豪以前並沒有看電視劇的習慣,但之從和沉迷電視劇患者住在一起後,有點東西開始改變了。
「這是弱死的人是男主?你怎麼都喜歡這種劇了,白癡死了。」
「你不喜歡的話別看啊,不要礙著我啦!」麗日不滿的向爆豪丢了個抱枕,他嫌棄的又丢了回去。
「不想看也得看不是嗎?以後還要看一輩子,你還不快點改改你那選劇差勁的品味。」
爆豪狠狠的揉了一把麗日的頭髮,又捏著她的臉。
「傻——瓜。」
嫣紅的顏色從耳根染到了臉上,麗日看著爆豪走進廁所的身影想:這算不算是種另類的求婚?

Hit30 滾床單(胃好疼⋯⋯)
房間裡漆黑一片,月光努力想從窗簾溜進來。沒有光線,只剩下粗重的喘氣聲和水聲。
麗日咬緊了下唇,沒有讓一絲嬌喘在嘴巴發出,但猛烈的攻勢使她不禁哽咽,一邊努力的配合爆豪的動作,晃動著自己的腰,一邊發出強忍的聲音。微弱如動物的嗚咽聲,反而把爆豪的理性燒掉了。
隨著動作的幅度越來越激烈,麗日已經快說不上話了。
「唔哼⋯⋯慢⋯⋯慢點⋯⋯哈⋯⋯」
麗日雙手正環抱著爆豪,她一隻手無力的拍打著他的背部,另一隻手的指甲似乎要嵌入他的肉裡。
「媽的⋯⋯」爆豪忍不住低吼了聲,他快被麗日弄得思考不了。
見麗日的手不安分的折騰著自己的背,爆豪騰出一隻手把她的雙手抓住了,鉗制著她的手腕往頭上的位置一拗。本來作支撐的手現在撈起了麗日無力的腰,往更深入的進去。
青色的月光籠罩著她潮紅的臉,麗日皺著眉頭,閉著雙眼,咬緊嘴唇的樣子實在使人憐憫。
快感和衝動支配住爆豪的身體,看到麗日可憐兮兮的樣子,想到這表情是為他而露出的,就他一個看過的,一股和勝利帶來不一樣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和身下強烈的運動不同,他輕輕的吻上了麗日咬得快出血的唇,柔柔的吸啜那芳唇的甜蜜。兩人熾熱的氣息互相交融,不分彼此。
一輪嘴舌之交後,他喘著大氣,沒有停下腰部晃動的動作,反而又一次加速了,爆豪在麗日的耳邊吐著鼻息,感受她身體的顫抖,他的聲音帶著濃濃的色欲和磁性,低聲的對麗日說:「啊哈⋯⋯不要憋著,我想⋯⋯哈⋯⋯我想⋯⋯聽你的聲音⋯⋯」
這句說話如同魔咒一般,麗日徹底的投降了。

-fin-

评论(12)
热度(124)
© 半緣菌 | Powered by LOFTER